刘郎才气


你的样子,他们早就忘了

1.
上周六在光谷书城听耗子老师讲鬼故事,没听到开头没听到中间,实在不是一个忠实的书迷。
到是读书会结束,几个家伙聊起来游泳。大智慧(网名)是闲人群的运动健将,在健身房练的一身健子肉,那个左瞳(网名)去年还是旱鸭子,今年下水渡江好多次了,还有唯痕说,今年才学会游泳,但跟着渡江30多次了。耗子不禁感叹,这是读书群吗?这里都是些什么人啊,还有你。。。她指着我说。我说,额,正在跟他们约渡江呢。靠,怎么不约读书呢?其实,读书有用吗?哈。
2.
跟着一帮小年轻(有2.3个年长的)一起在武钢游泳馆游泳。因为有教练。
游泳的年限很长可从没认真游过,或者说没认真学过,都是自己乱划拉一气。
有一帮认识的游泳很强的哥们,也没有向他们请教过,那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每次都说,个表,劳资游的慢。可人家说你体力可以的啊,跟着。
铁三群里搞起集训就可以甘心做学生了。
教练说了两点,顿时点化了。一是你呼吸不对,二是你节奏很赶。慢,滑,手臂。。。夹紧。好吧,继续练。
3.
听李志唱 苍井空,他实际上不是唱的苍井空。唱谁不知道。
在去跑马的路上,你以为我跑马就是跑马啊。文学也好,文艺也好,运动也好,生活有时就是一个壳,壳里面的东西只有进入壳里面的人才能明了,甚至壳里面漆黑一团,就像黑夜密闭的房间,你也窥视不见。黑夜来临安静与轰鸣同时复活。
每个在夜里挣大眼睛读世界的人都是与众不同的。
晚安!

(图片。14摄)

评论

热度(4)

© 刘郎才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