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郎才气

散木 摄

  • 4154、黄石马拉松。

 

还是觉得要记录一下。对于我个人来说或许就是历史。

黄石国际半程马拉松成功PB,成绩01:39:28。即139。

前几年开始跑马拉松的时候成绩在220左右,那天在荆门跑的,带我的吴主任说,第一次跑成绩不错。后来了解了马拉松运动,知道自己是一只菜鸟。

再后来增加运动量和参入赛事的频次和成绩有所上升,把200、150、145作为目标慢慢推进。

本来这次没有想跑个什么突破。都没有跟群里说自己就到黄石,集结处遇见群里来的几个人居然都是大神,还有光谷跑团的也是几个精英选手,就倍感有动力。还有懒猪在警察跑团里跳出跳进,那是我“师傅”,说是师傅就是领我进入马拉松这个门槛的人,这家伙是130的精英选手了,今天还是145的官方兔子,我说等下跟你跑啊。

还没有想过要跑到130,估计那样会废了的。但人是有贪心的,有大佬说给自己订一个小目标,于是很多人就相信了自己也可以。

跑马也一样,得慢慢来。这次跟着群里的的专业教练小勇站在前面冲出去,就把配速提起来了,10K时胃疼不适,是因为喝了点凉水,不喝怕出汗缺水,忍忍。17K插座赶上来说了句加油径直跑走了,19K折返后看见懒猪

在17K多一点的地方,他还惊讶地说了句好快呀。我一算时间他是145的兔子,现在至少落后我5分钟,所以就咬咬牙坚持了配速到终点,终于突破140,这是我明年的打算。呵呵,今年提前完成了。跑马拉松的人知道,能够跑进145就很厉害了,我为自己点赞。 

这个成绩也许今后就会固定了,要PB得天时地利人和。

废就废了吧,一个跑渣的存在也不会影响马拉松的什么。往后就200慢慢摇。

余生虽然很贵,但也不要轻易浪费。

就这样跑着。

 

    (2018.12.16. 黄石,部分照片来自网络)

 

张之洞路

会。战   2018.11.30.

昙华林

零下3度
差一个暖宝宝

打折

下起了雨

拍马比跑马过瘾

  • 4135、 向山而跑 非凡之路......新洲山马记

 

跑崩了。

生怕左膝盖受伤,但还是扭了一下,下坡全身右腿承力,30K右大腿抽筋,33K左大腿抽筋,我都不知道怎么坚持下来的。

自己报的马拉松,含着泪也要跑完。你MD,你们都这样说,因为是自找的,自作自受。冲线的那一刹我真的眼中有泪。

这个山地马拉松比同样的越野跑要苦,比全程马拉松要虐多了。

一时心血来潮,呵呵,不是月经来潮。反正就是不舒服,就去找不自在找虐,这也虐的太狠了。我还是不明白那么多人喜欢跑山地马拉松,这俨然成为马拉松赛事里一个独立的分支了,成为产业和规模。

这次新洲的山地马拉松赛事是中国登山协会旗下举办的马拉松比赛的系列赛,新洲是最后一站,此前在广东、福建、河南、内蒙、重庆等地的10个城市举办,因为是积分赛,参加的高手们一般会随赛事而行跑完系列赛。今天是总决赛好像国内一些山地跑的大神也来了,至少新洲这个小地方居然请到了陶璐娜等6位奥运冠军参加助跑,影响力还是有一点点的。报名时出了一点小差错,好在与组委会的李杰联系,帮忙把报名完成。

 (停了几天,继续编)

出发地是新洲著名景点“问津书院”的广场。传说问津书院是当年孔夫子开办的大学,后世也培养了许多人才。孔老先生当年四海游说,推销他的治国理论并没有什么成效,还经常饿肚子,要不是我们老刘家的汉武帝推崇,他的思想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名气。许多年前和黄鹤等人户外来过此地,那时候还没怎么开发,门口是一条破烂的水泥路,四周还有田野,书院正在维修,进去也乱糟糟的。这次一大早开车2个多小时才到,时间紧没进去,但问津书院外围广场周边都修建成徽派建筑,整齐划一,马路宽敞,这里正变成新洲的一个发展的区域。

我想,2000多年前仲尼先圣一定不会想到当年学堂今日之翻天覆地的变化,即使穿越回来,他还得指使子路再次问路吧?要不,子路,手机导个航?

号称有近3000名选手在细雨薄雾中沿武汉东部最美公里--新洲区红色旅游公里一线,登山过岭前行。起跑后就开始下小雨了,一直到20K才停,穿的跑鞋很快就湿透了,非常难受。广告说的风景优美是看不到了,山雾缭绕,远不见人。这几天市里雾霾报警,这里的感觉还是空气要清新许多,线路图说有近10公里的山路,还比较好跑,相当一部分的水泥乡村公路就很要命,尤其是那个超过100M40度的长长的大下坡伤了左膝关节,应该是往下冲没刹住扭了一下。10K时一个年轻人跟上了说,“你的配速适合我,我们一起跑。”其实我是很不适应一起跑的,跟着也蛮周人。再一问啊,这家伙跑了7-8年的马拉松了,还是330的,还只跑个半马,18公里时漫长的山路,他掉速了。20K全马半马分道扬镳,我都后悔要是跑半马这就可以打道回府了。21K咕咚说用时209,旁边的选手还有的说快了,是否要降速。我想啊。左腿开始不得力了,下坡都要靠右腿为主要支撑点,是不是有点跛的样子啊。30K右大腿抽筋,赶快停下拉伸了一下,开始边走边跑的节奏,33K左大腿抽筋,又赶快停下拉伸。这尼玛完了,退赛的念头都有了,可这不是城市马拉松啊,前后除了远远的稀稀拉拉的运动员没什么人,封路没有车,下雨鸟不拉屎,除了间隔100M左右值守的保安,咬咬牙还是跑一阵走一段吧。沿途补给还是有的,10公里后基本每5K都有补给点和医疗点,补给有水、脉动、香蕉、小番茄、小面包。我自己带了胶和盐丸,即使这样还是抽了,还是跑量不够,前段时间感冒都没跑了。35K遇见阳光跑团的一个伙计面熟,他也在走,光谷跑团来了5-6个人,可是不认识,成绩都不错。后10K就这样跑跑走走,不断地有选手超越,20--30人超了我吧。捂脸。

最后近7K是跑到城区里面的马路上了,最后终点是在道观河景区的大门。市民很热情,不停的呼喊着加油。这是新洲第一次举办山马,看热闹的市民多。“武汉铁人加油!”,有人冲我喊叫,个斑马滴。我尼玛。

我考虑以后是否不要穿“武汉铁人”的队服参赛了,蛮涩人地。跑的又不好,现在在马路上你不得不跑起来,因为你穿的队服上写着武汉铁人,我估计大多数市民以为那是一句口号,是宣扬自己像铁人一样坚强,G的铁人还怕苦怕累?只得硬着头皮怼吧。这真是一个自己挖的大坑,屁的铁人,我要退赛,我不能退......

冲过终点的那一刻我长出了一口气。前一段时间在读书群里面和大家分享了村上春树的那本《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跑步书籍。村上他也有跑的想死的感觉,也有跑的思路断片的时刻,也有跑完了就一个想法:终于跑完了,不玩了。实在是记录了一个跑者从头到尾的心态。下次,下次我不跑山马了,这比跑越野要虐多了。有下次吗?村上春树说,下次你还是会来的。因为跑步就是一种病。在接驳车上听到有选手说,新洲的赛道不算最虐,全程的爬升只有1000M,算你们狠。

成绩一般般。山马和越野赛事规模类似,不可能很大,参赛选手都不会多,这次参加全程的200人,半程的也是200人。说3000人参加绝大多数是所谓健康跑凑人数的。当然跑步是自己的事情,跑多跑少量力而行。赛事宣传是另一回事。整个组织工作尚可,沿途的保安志愿者很多,也很负责,在凄雨冷风的山里面坚守很不容易,感谢。赛后给了姜汤和莲藕排骨汤,当做午餐了。

终点和起点不在一个地方,到起点的摆渡车接先前到达的选手走了,后面的车只到什么酒店,只好乘上去在新洲车站下来找了出租车到起点拿车,司机一口价又花了我40个银子。回程开车3个小时才到光谷。左腿疼的每踩一次离合器都咬牙切齿的,还是高峰时间。什么山马,分明是下马威吗。是的,我是想为元月的厦马打一个基础,之前全马的最后成绩也只是这个位置,力争厦马有所进步。厦马威啊,厦门马拉松的口号。

我在赛道等你。

 

(2018.12.2.于新洲 . 部分照片来自现场摄影师和网络)

 

今日大雪

凌冽严冬

防寒保暖

.......................................

   《雪绒花》

雪绒花 雪绒花

清晨迎着我开放

小而白 洁而亮

向我快乐的摇摆

白雪般的花儿艳丽芬芳

永远开花生长

雪绒花 雪绒花

永远祝福我家乡

雪绒花 雪绒花

清晨迎着我开放

小而白 洁而亮

向我快乐的摇摆

白雪般的花儿艳丽芬芳

永远开花生长

雪绒花 雪绒花

永远祝福我家乡

南山南

  • 4130、光谷马拉松

......................

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

本周有雨雪

12月,你好。
每个月,你都是花季。


闲人部落的现在牵头人都市渔夫兄今天缉文说,因故将原闲人部落的好几个主要QQ群和分群缩减为3个,微信群留一个。
看了看,笑声兄说了退群。我一直等这个时机,是该说再见了。就像昨天告别网易博客。
跟渔夫兄沟通了一下,说,我要走了,退出理事会和群,我们还是兄弟,只是我不再户外了。

我说,我去看了一下城市一员,跟她说了一声,我想她应该理解的。
户外是江湖,江湖不只有户外。渔夫说,他也要离开了。
我算了一下10年的户外残存的只是些许美好和希冀。其它什么也没有,岁月风一样过去。
江湖再见吧,或是不见。

今天  世界艾滋病日

宁可无性
也不滥性
即使无爱
也莫有艾

 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悄然离去。

                       ... 金庸

再怎么苦难 也要有爱

拍马

发布了长文章:拍马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拍马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拍马

点击查看

别害怕
有阳光
晒晒吧


第二届武汉水上马拉松的统计的数据:2018年十月二十日,武汉水马核实报名人数1610人,实际下水1412人,因不适应低温 ,第一个被捞起,下水3分多钟。下水25分钟被捞起人数最多26人。全程受不了低水温 或抽筋被捞起来总人数约43人。
气温19度, 东湖水温下水点18.6度,1000米附近18.3度,起水点 18.6度。  东北风1...2级

向你们这些不怕冷的致敬

  • 4113、《一头驴的思想》

1.
我渐渐失去了耐心。
我还是耐不住孤寂。
我知道内在的根本的原因是什么,但无处可以诉说。想要诉说是一个人不够城府,不够成熟,不够淡定的真实表现。
陪护今天有事,我又顶岗做护工了。自己的老妈生病住院,来照护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该有什么不耐心的。
读书会在省博有个活动,讲解一个古埃及展,虽然那是一个遥远的国度发生的遥远的故事,可我是想去听听的,书读的不多也不深,通过听讲可以弥补一部分知识的不足。
现在只有继续看着面前这本《乡关何处》。在这里看了4天也没看完,不是作者写的不好,是写的太沉重,我得扛着作者给我的历史蹒跚而行。

2.
代沟不必要一代人的距离,有的人3-5年龄的差距就可以形成代沟。要是差别很大了,就必然有代沟的。所谓代沟是否可以理解为不同年代的生人因为经历不同,接受的教育不同等而形成的认知差别。
请了一个家政保姆,结果这个月老人家几乎在医院度过,因此按医院的护工结算服务费是必然的,这时的问题出来了。什么叫划不划算?安全最划算,健康最节省。没办法争执,不能跟落伍的老人思想纠结,按自己的办法去做完了。
我是想,自己以后千万不能跟年轻人计较日常的事物,往往你是落伍的。情感除外。在这样的情况下,你的学习,你得学习现代化的知识,还要了解时尚,知晓时局变化,尤其是网络的日新月异。

3.
病房是老年科,按往日的分类是所谓〃干部〃病房,现在开放了但也是高知居多,4人间还加了一张床,几个老太太一点也不安静,叨叨个不停。人年纪大了会不会都如此,说是一种担心挂记着家事,但大多数子女不会有好回复,看了一下来病房看望老人的子女的状态,那种传统的孝是不存在的。居多是匆匆忙忙,交流也没有那样情深。我有时候想,是不是只有在到了火葬场了才会发现活着的人发自内心的哀伤,而人活着的时候多是相互攻击和对峙的,哪怕是亲情也如此。
这个现实是嫌弃病人和老年人的,只给年轻人和富人留出出路,这是这个病房的老人们共同的悲哀和共鸣。隔壁病床的李老是一位科研单位的退休高知,多年寡居,子女在国外。真是应了前段时间一篇文章,说没有资质的孩子是用来孝顺老人的,而那些有资质的子女都去了国外,只能在网上视频,可我既没有资质,也 不孝顺,当然也不愿意做一个新时代的所谓孝子。李老说,当年你妈是这家医院的妇产科主任该有多威风啊,现今也老的没人记得了。她说的是真理,没人记得你们,只是你们自己还以为过去的辉煌还在,其实他们已经黯淡无光了。

4.
一头驴在山腰驮着沉重的木头颤颤巍巍的往山坡下走,不是因为年老是因为它要在斜坡上小心的下山,因为身上沉重的负担。驴子在想些什么我不知道,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我想,怎么来世也不能投胎变成驴啊马啊牛啊之类的,一生苦难负重前行,得到的是鞭挞以及呵斥,最后还要被宰杀吃肉,都是命投胎到大熊猫的队伍里就比较受人呵护,好吃好喝好住的伺候着。但最好的投胎是不投胎,这个星球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有纠结有攀比有虐夺,投胎成为一个活物还是经受磨难。我也不相信什么转世,你有太多奢求就一定会痛苦,而不是富豪首领就一定风光无限。
这头驴会想,我也的生存,我的命就如此,吃着草,等待下一趟驮运,你个傻逼不懂就不要拦路。
离我远点。

下一页
背着一个破相机,捕风捉影......

网易博客 :http://liuweimaster.blog.163.com/
QQ 275277447
© 刘郎才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