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郎才气

黄河
晶晶
2017.7.30.  九峰
2012. 1.28.   作者摄于  大花山
  • 城市一员(陈继莲女士)周年祭

 

1.

她是我参入户外运动的10年里所认识的最受人敬重的女子。

她死了。

那些黑白照片是用手机拍的,时间是2017.7.30.于九峰公墓。

那天闲人部落户外运动群的群主城市一员安葬于此长眠于此。

那天武汉户外的人士和她的生前好友去了有好几百人,送行的队伍连绵到广场的尽头。

黄河兄主持追思仪式,我和我们闲人部落的几位理事站在前面。那天武汉各个著名户外群的牵头人几乎都来了,有许多我熟识的,虽然我已经不再户外了。

那天阳光很大,直射着人们的眼睛都睁不开,风也很大不时地吹起白色账幔,飘起一些树叶,在盛夏的那个上午分外燥热,空气中满是怪异的气氛。

她不该走。那个6天前,运土车碾压过她美丽坚强的身躯。

那天阿依古丽她们即刻赶到现场,她对我说,不敢回想。

深海后来说,我一直站在你不远的旁边,看着你,我们默默地泪流满面。

其实,那天我身边站立的是哪些人现在都不记得了,我只晓得是安排我们闲人部落的理事会成员站在最前面。那是她户外群的中坚力量。

而我们都只有孱弱的眼泪。

2.

从九峰公墓下来,我们一干人去南湖大道的一个什么地方吃中饭。

和南湖户外群的一帮人,也没有全记住有哪些曾经的户外哥们。和阿依古丽一起去的,还有南湖户外群的深海、狙击手、虫虫飞......。能够谈什么呢?只有喝酒了,我带车酒也没喝,我都有些后悔参入这样的饭局,不是你们不好,不是菜品不佳,是没有胃口。

城市一员入土为安了。我们活着,喝着酒,我们敬你:一员,你始终是美丽善良的。今天我们当然不敢谈笑,我们追忆的都是过去在路上的往事。

这个城市曾经最火爆的网络网站就是在路上户外运动自助网,我们曾经都在上面发帖组织活动。一晃10多年过去了。户外运动也分裂成不同的群体,可是最早的闲人部落等等已经壮大并影响了整个城市户外运动的兴起。这个群体盛开的时候有2-3千多人吧,每年自己群里组织的春晚得找一处规模大的地方容纳几百人参入,满满的正能量。记得有一年跟随毅行户外群参加在恩施组织的群庆活动,居然有几百群友去那么远的异地参加。

不过,因时代的变迁,如今的户外运动已是普及到大众了,就像手机普及一样,谁都可以拥有和参与,因大数据时代市场分裂,户外也一样。那些曾经本质的东西在今天看来已经变化很多。许多人只是追求低廉和热闹。这样的户外绝大部分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它已经不能体现自然崇尚和回归本真的精神世界。不要也罢。

没有约定,我们同样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酒足饭饱我们挥手道别,再见或是不见,在江.湖的一个地方。

只有城市一员独自在那一个阴暗湿冷的狭小空间里孤独的注视着你、你们。

3.

我和城市一员的交集并不算多,或者说共同参与户外远行的次数屈指可数。我不是闲人我很忙。有些忙是借口是迫不得已,但我一直关注群的成长。

市内的活动尤其是在东湖磨山这跟前的活动很多,是我们群的群友交流的很好机会,那些理事会的成员都格外努力维护这个群体,而且也有很优秀的教授官员博士,有许多弹唱舞蹈很棒的人,有一些户外探险的高手,我自然是充当摄影师的角色,或许只是我个人喜好摄影比较早的缘故,给大家留下一些美好的记忆。

我一直相信摄影是一种语言,不是所有的人都懂。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容颜在变化,时间并不能改变你衰老的步伐,但照片会留取你曾经青春和欢喜的记忆,哪怕摄于去年,哪怕在每个不经意之间。这是摄影的力量。

秋色是城市一员的先生,我们几人曾经一起重装南太行山而结识,他语言不多,细心而周到,酒量我拼不赢他。那一年有黄鹤、水中的鱼、双飞翼等等,都是一伙户外的死党,我感恩曾经在路上得到他们的关照,并一定会将这份记忆和我一起焚烧,我不会遗忘铭心的故事,我会记住美好。

因为你们纯粹而自由的心。

4.

我说了,我已经离开户外这项活动了,虽然我恋恋不舍。尤其是城市一员的突然故去,让我感到如今的群体性质的户外运动与我的交集彻底坍塌。

我一度认为闲人部落也会因此而衰败,像7月底的荷花。

很显然闲人部落的旗帜还没有倒。有渔夫兄、涨停板兄、黄河兄、简单兄、春草大姐还有淡茶等等一批中坚,这面鲜艳的旗帜还耸立着,每个周二上午你会在磨山的茶亭看到这面旗帜,以及那些忠诚的闲人们,那是一员的追随者。他们依旧会聚会、歌舞、爬山,甚至组织一些短途的行走,参入军运会的前期活动,有声有色。只是我们老了,影响日衰,江.湖已经不是当时明月,彩云随风飘向远方。那面叫做城市一员的旗帜永远不再了,这个群体它是一个缺少灵魂的躯壳。因为她不再回来。

我还是由衷感谢渔夫大哥和一众兄弟姐妹还支撑着一个曾经光芒四射的群体。我相信作为闲人部落创始人的城市一员也一定希望这个群里人们能够继续前行,继续在路上,继续把闲人部落的旗帜带到更远的地方。如果可能,用我的血去祭旗。

斯人已去,你们安好,活在当下。

5.

亦舒说:“人生忽如寄,抱紧当前人。”说的是一种珍惜吧。

我们没有许多时间浪费。时间和机会稍纵即逝。

当前人是你爱惜、敬重、不可或缺的人,必当珍惜。如果你不爱了也好好道别,人生相逢不易,相知更难,相爱并理解包容的人恐怕是前生那个为你守候了千年的人吧。

我有时候弄不明白哈姆雷特说过的话,该活着还是该离开这个世界,是一个问题。我们留念的如果只是一日三餐,那无非是比一头栏里的猪的眼光要远一点点。生命的意义在于你自己觉得有意义还是无意义。一个渺小的人对于人类的发展无足轻重,对于某一个家庭或者某一个人是有意义的。这种意义出于自我的考虑还是社会角度的考量,只有他自己知道,甚至不知道。对现实中有些事情发生的判断,与个人的道德理解和社会关系是密不可分的,有利益与价值观的取向不同,分歧难免存在。我们怕死是对未来抱有希望,我们不怕死是出于绝望。因为所有流逝的时间都永远不会回来,如白驹过隙,刹那璀璨,人生忽如寄,生死一瞬间。

“谁念西风独自凉?潇潇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那是纳兰性德悟过的,当时只道是寻常,珍惜吧。城市一员走了,我们还活着。虽然有的人事业有成,高官厚禄,车大屋阔;有的人普普通通,平淡无奇,陋室简餐;但都是生活的给予。人不相同,命运的安排也各自迥异,但当下还是可以努力去把握的,因为,明天我或者你还会在这个世界上吗?明天你还会看到我的信息么?如果,如果是死讯你又该如何?

好吧,你可以从容一点,你的脑海里有一点片刻的我的影子就好。你说你记得我曾经对你微笑过,很好,那你一定是温暖的,不再惧怕冬天的寒冷,那时候你也笑着眼泪或许会静静滑过你浅浅的酒窝。

好好的。

6.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也写过悼念城市一员的文字,我想,以后不会有了。

我也不知道哪个叫闲人部落的群里还有多少人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会记起这个不幸。

所有死去的人都会被遗忘,只有曾经被抱紧过的“当前人”会记得,但记忆会逐渐模糊,模糊的那一天到来,你该去寻找新生活了。

忽然想起,城市一员儿子结婚的那一天,她的亲家公在酒宴上和我们一群户外朋友同声高歌《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场景,悠扬而遥远,那一刻城市一员就站在我们一大帮大男人的身后默默地微笑着注视着。

安息吧!我会忘记你的。

你还在微笑吗?

风继续吹,人来人往,生命无常,生活依常,谁还记得?

谁还记得?

....................................

城市一员,陈继莲,2017.7.24.在利川苏马荡遇车祸离世。

2017.7.30. 手机记录 下葬九峰 28-9.

 

   
评论
热度(2)
背着一个破相机,捕风捉影......

网易博客 :http://liuweimaster.blog.163.com/
QQ 275277447
© 刘郎才气 | Powered by LOFTER